首页 > 经济建设 > 社会事业
甘当群众的老黄牛——陈德良
来源:贵德县文联    时间:2021年06月04日    

“当干部就要为群众着想,为群众解难,”这是陈德良这位有着50年党龄的普通党员的座右铭,也是他多半辈子的追求。

1968年他初中毕业后,因为家庭困难放弃读书,回到下罗家村拧起了铁锨把。凭着年轻人的一股实干劲头和当时他在农村比较高的文化水平,第二年就担任了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和民兵队长。从此陆续担任过生产队长、专业队队长、村委会主任、村党支部书记等职务,一干就是29年。

我们走进陈德良的庄廓院时,他因为患高血压和眩晕症刚出院不久,在和我们聊的时候不时地挠头,似乎连眼睛也不想睁开。他说,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,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,我们还是看到了下罗家人从贫穷走上富裕的艰难历程,也听到了50年前他面对党旗时发出的铮铮誓言。

1975年,群众推选他为生产队队长,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群众吃不饱肚子。生产队的亩产只有五六百斤,一过中秋节,几乎家家户户的口粮都断顿了,有找他借粮食的,有端着大碗找他借面的。看着脸黄肌瘦还要天天下苦的群众吃不饱饭,他急在心里,就把解决吃饭问题当成一件大事来办。

他召集大家查找产量低的原因,很多社员说 “庄稼一枝花,全靠肥当家。”生产队的亩产提不上,就是因为庄稼缺肥料。

找到问题的结症后,他就托人四处打听,最后打问到贵南县过马营地区的机关学校的厕所里有免费的大粪。过马营离贵德60公里,拉运是大问题,而且他也知道挖大粪的脏累。但是,为了群众吃饱饭,他毫不犹豫地组织起十余名社员,在马车上拉上帐篷和锅灶,走上了挖大粪的遥远之路。

冬天的草原,寒风刺骨,他带着社员拿十字镐刨,然后又用背篼背到固定的粪坑里,用土拌匀,再用马车拉下来,几十天时间就积攒了五十多方肥料。

后来,他又听说北山园艺场找打土墙的人,就主动联系对方,把几百米打墙的活包了下来,带着社员苦干了几十天完成了任务。但是当初说好的钱没拿到手,只用三马车过磷酸钙顶了工钱。

有了充足的肥料,第二年,生产队的亩产一下子超过了千斤,破天荒地打了11.6万斤,社员的口粮大大增多,从此摘掉了“借粮户”的帽子。

他说,解决了群众的吃饭问题,我的心就踏实了。

70年代,农村的灌溉水非常紧张,他担任村委会主任的时候,上面派他去查达修建电灌站,他带领6个队的40名社员挖渠道,安装水管,苦干了四个月,终于把黄河水引到了麻巴滩。

还没来得及回家休息,麻巴滩的土地开发大会战又开始了,他带着社员战天斗地,硬是用架子车、毛驴车拉土造田。最后他们下罗家村分到了70亩土地。之后,作为村干部的他,又带领群众参加了两年的北山治黄造田大会战,在黄河边植树100多亩。

从拉自来水到电路整改,从产业转型到新农村建设,他一直冲在前,干在前,赢得了群众的好评。50年的党龄,近30年的村干部,他是这个村庄由贫到富、日子由苦到甜、经济由弱到强的见证人和实践者。

说起村里的产业转型,当年政府鼓励大家搭建温棚的时候,群众的思想还转不过弯,他就挨家挨户做动员工作,最终说服一、二队的社员建起了大棚。温棚搭建好以后,几户群众向陈德良反映自家温棚被他家的柳树挡住了阳光,影响蔬菜生长。听到群众这样的反映,陈德良就毫不犹豫地砍倒了自家的50棵大柳树,“当时那些木料没卖上几个钱,基本上当烧柴烧了。”如果等到政府征地的时候,这些柳树其实能为陈德良换来一笔可观的赔偿。

后悔着砸腔腔着吧?我们问他。他笑着说,作为一个党员,作为一个村干部,就要吃点亏,就要事事处处给群众作榜样,只要大家的腰包鼓了,个人的一点损失算不了啥。

如今,72岁的陈德良早已经卸任了村干部职务,但是村里有啥大事,干部们还是经常找他商量。他说,年轻的时候不惜力,抬石头、抬预制板、背麻袋,挣下了一身的病,现在想出个力气也出不上,但是为村子的发展出个主意说个公平话,他还是很乐意的。